胸肌三缺一

喻黄锁了

天:我已经通关了!
鱼:……

作为两个专拍男A男O的婚照模特,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是特别有职业素养的。

拍亲吻照绝不借位,更能拍出情意绵绵的效果,只是嘴唇和嘴唇贴在一起,没有其他越界的举动。

反而黄少天这个omega自己有些心怀不轨。

但今天的喻文州好像有点不一样。

亲上来时还偷偷摸摸舔了一下他的嘴唇,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。

“下班一起回家?”

我们的关系好像有些不一样了

我可以和州州一起喝吗(¯﹃¯)

强行喻黄tag

这该死的人类手手竟然如此好摸

「喻黄」无聊的爱情

 @禾禾禾_绝赞秃头中  禾咕咕的条漫配文,全部写完了,不分上下篇( ー̀εー́ )

1.

“喻文州!魏队不要你了,说你是从垃圾桶捡来的!”黄少天在门外探出个头,对喻文州喊了一声就转身逃之夭夭。

幼稚。

喻文州的内心强大的很,他面无表情的把电脑关上,带走才喝了半瓶的水。

走出去时看见黄少天被魏琛提起来,领了800字检讨,死活要从魏琛的臂弯挣扎出来:“老鬼你放开我!我个男子汉被你这样提起来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了!”

魏琛:“欺负队友,到我办公室写完才准走。”

黄少天脸红脖子粗:“我没有欺负他!你快放开我,别让别人看见了!很丢脸的!”

喻文州站在走廊中央,和黄少天四目相对。

“卧槽!喻文州!”

网吧大神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!

2.

黄少天拿着一杯从外面买来的西瓜汁,放在喻文州面前,看其他队友都在专心练习,偷偷从旁边拖了个椅子,坐在喻文州旁边。

“哎哎哎哎哎!”黄少天叫他。

“你在喊我?”喻文州操作着人物,慢条斯理的赏了他一个眼神。

“不然呢?”

“我不叫哎。”喻文州不理他,继续敲打键盘。

黄少天都要把桌子掀起来了。

“喂!”

“诶!”

“嘿!”

……

“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!”

“……我听见了,干什么?”

黄少天的眼神有些鬼鬼祟祟,他又望望四周,没人注意他,就放低音量把头凑到喻文州耳边:“那天……”

“那天的事能不能就当没看见,我给你杯西瓜汁当赔礼。”

“……”喻文州觉得黄少天憋屈的表情很有意思,“怎么了?是魏队不要你了吗?”

喻文州这人怎么这么小气!

“靠!喻文州过来上线pk,我们来战个痛!!!!”

3.

男孩子之间的矛盾一下就被西瓜汁浇了个干净,黄少天和喻文州勾肩搭背的,仿佛之前那个喊“魏队不要你了”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,他喜欢喊喻文州一起做各种事,就差一起洗澡、睡一张床,喻文州有些汗颜,上厕所这种事情就不必一起了吧?

但黄少天还是乐此不彼。

“喻文州,今晚吃什么?”

才到下午三点,黄少天就开始摸着肚子,喻文州转过头去看他。

“现在才下午三点。”

“我知道啊!可是一饿还能看时间吗!反正今天没什么事做,我们出去吃西瓜吧,晚一点我们再吃点别的,M记的抹茶冰沙怎么样,我请客。”

这中午的饭点才过了多久,你的胃是什么品种的黑洞。

“我的胃是无底洞。”黄少天像是知道喻文州想说什么,低头看看自己又瘪了的肚子。

“……”黄胖天,喻文州默默给黄少天想了个绰号。

黄少天和他在外面转了几圈,汗像不要钱的自来水一样流,湿了整件衬衫,黄少天热的受不了了,没吃上西瓜,最后就近选择蹲在M记吃冰沙吹冷气。

“少吃点,小心又胃疼了。”喻文州拦着黄少天不让他点第二杯冰沙。

“我们这次点小杯的!”

“……”

没办法啊!

这个夏天谁不想待在开满冷气又有冰沙吃的M记呢?快乐似神仙啊!

4.

黄少天最近爱上了食堂以外的食物,晚餐要吃它,夜宵还要再打包一份。

“晚上吃什么?”黄少天的手指飞速敲打键盘,眼睛不断瞟放在电脑旁的可乐。他快要渴死了!

“你想吃什么?”

“关东煮!”黄少天快速舔了舔嘴唇,仿佛关东煮的食材已经进了嘴,“那家关东煮的阿婆煮的可好吃了!我可以吃好多!”

喻文州正好转头看见黄少天伸舌舔唇:“……那我和你一起吃。”

黄昏很快就入侵了整个天幕,黄少天伸个懒腰,像只慵懒的橘猫,身体舒展的有些过头,后脑勺不小心撞上椅背:“靠!”

喻文州揉揉他的后脑勺:“不要伸的太过。”

黄少天:“懒腰不这样伸还能叫懒腰吗?走吧走吧到饭点了!”

黄少天的话题跳的有些快,可是在他嘴里说出来也不显得突兀。喻文州站在门口等他,看着这个少年背对着夕阳朝他走来。

其实安静下来的黄少天锐气不比别人弱,但他实在太吵了,还有人比他更吵吗?喻文州敢赌一盘白斩鸡,没人比他更吵,吵到当闹钟都能把人练成自然醒,吵到镜子都碎了。

可喻文州一点都不觉得烦。

为了友谊,可以忍了。

关东煮就在俱乐部的对面,没想到夏天时的关东煮还是人满为患,黄少天和老板很熟,很快就坐在了店里。

“喻文州,你有什么忌口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喻文州摇头。

黄少天自告奋勇的站起来,朝收银台走去:“我去点单,我请客啊!不许跟过来!”

喻文州目送黄少天的一步三回头。

关东煮小店每天都会换一句标语,今天的标语是“爱TA就给TA多加点料”。

黄少天毫不吝啬地把喻文州爱吃的全加了过去,还是双份。

加到最后,老板按住黄少天拿着夹子的手:“够了够了,再加爱就要满出来了。”

可我觉得还不够啊!

黄少天把腮帮子塞的满满,像只储食的仓鼠,又不停的给喻文州的碗里夹菜。

喻文州有些无奈:“太多了……”我还没你那么能吃,喻文州没把这句话说出来,担心黄少天就在这里把他手刃了。

黄少天瞪大眼睛,好不容易把嘴里的肉吞下去:“多吃点行不行?知道为什么我的手速这么快吗?就是因为我吃得多啊!”

喻文州心想,我怎么就这么想揍他呢?

结果晚餐就在“手速和能吃没有任何关联”“吃得多能根治手速问题”这种没营养的话题度过,黄少天吃着东西也不影响嘴皮子的发挥,说的天花乱坠,不知道翻了多少个筋斗云。

说实话喻文州还是有些感动的,他为人随和但不代表他能和每个人都有这种相处模式。

“少天,谢谢你。”喻文州拆开老冰棍的包装袋。

“少……少天?谁让你直接喊我名字了?!”黄少天吸了一口维他奶,被呛得脸红。

“没关系,你也可以直接喊我的名字。”

喻文州把冰棍袋子丢进垃圾箱,空气里满是冰棍纯净的香甜。

5.

卢瀚文听了郑轩前辈添油加醋的提起正副队以前的小故事,意犹未尽,觉得还可以去当事人那里套一些听听。

“队长队长!黄少!”卢瀚文端着饭坐在黄少天的旁边,劫走黄少天一根鸡腿,“我听魏队说你们在磨合期时吵得非常凶,但是很快就和好了。你们到底是怎么讲和的啊?这就是男人之间的友谊吗?!”

黄少天本想抢回鸡腿,卢瀚文眼疾手快的塞进嘴里,他只好放下筷子,清清嗓子:“老鬼说什么你都信,这种程度的垃圾话你都分辨不了!瀚文你的路还长得很!不过我和队长确实有一次吵得很凶……”

“我当时在和他用小号训练呢,和对面打的那叫一个凶,”黄少天趁机把秋葵夹给卢瀚文,被喻文州拍了一下手,悻悻的放下筷子,“我和队长当时还在磨合初期呢,有的时候我们的意见想不到一起去,队长的手速也跟不上我……队长别生气,别往我碗里送秋葵了!然后啊?然后那时候我觉得应该先切后排,队长觉得不行,风险太大了,容易挂掉,得在旁边迂回一下打骚扰!那时候刀光血影啊,队长在一旁就要撑不住了!这时候我虽然生气,但还是很仗义英勇的冲上去救他……”

卢瀚文听着黄少天的形容词快要起茧子了,打断他:“然后呢?发生什么了?”

“然后啊!我当时不是和你说过我和队长的意见都不一样,最后配合不了。我觉得我救队长的那波操作真是帅破天际,武器都要被我帅断了!”

“然后呢……”

“然后啊!”黄少天拍了一下桌子,“最后我为队长的手速折服,和他同归于尽了!”

卢瀚文:“……”

喻文州:“……”

卢瀚文又问:“那你们后面是怎么和好的?肯定是队长找你和好的!”

冤!比窦娥还冤!

黄少天:“什么叫肯定?我告诉你!是队长找我和好的!”

卢瀚文不信。

“我们讲点道理好吧?”黄少天把桌子拍的咣咣作响,“上次不是你先找我和好的?喻文州,你说话要公道!”

喻文州微笑,夹起一块虾饺塞进黄少天的嘴:“对,是我先找你和好的。”

靠!这语气好像是我强迫你了似的!

果然卢瀚文坐在旁边一脸怀疑。

“那时候我气的要命,恨不得把我的手速分给他三分之一!不!三分之一点五!”

“然后我和队长说,我要出去逛逛,晚饭你自己一个人吃吧。”黄少天低头扒了口饭,“最后……最后怎么着来着?对了!当时我出门,路过小卖部,找阿姨买了一瓶可乐,冷静下来觉得队长那个方法也是可行的,只要我稍微再埋伏一会就好了。我那时候心里那个内疚,看队长当时的表情内疚的要命了……”

“最后我给他带了一听可乐,”黄少天啃筷子,“那时候队长高兴的不行,过来和我说没关系的,晚饭要吃什么,他怎么就记得吃!然后伸手要和我碰拳。”

“十几岁的大老爷们了还玩这套!幼稚死了!”

6.

喻文州和黄少天在食堂厨房切完西瓜,分给几个队友。

大晚上看电影特别有气氛,黄少天征用了会议室的投影仪,准备和喻文州看看最近新上映的电影。

黄少天抱着半个西瓜,舀了中间最甜的那块递给喻文州,喻文州把头凑过去,张嘴就吃了。

嗨呀我的妈呀,队长和黄少的感情真好,根本不敢相信他们以前吵过架。

卢瀚文路过会议室,由衷感叹。

7.

黄少天和喻文州的感情确实很好。

确认情侣关系那天喻文州把黄少天叫到操场旁的草地,说是有很重要的话要告诉他。

夏夜的风比空调要舒服的多,把树叶吹得哗哗作响,几只萤火虫停在草叶,被风一吹惊的四处乱飞。

“今晚的星星真多,”黄少天双手背后撑着头躺在草地上,“队长,你叫我出来有什么事?太晚了该回去睡觉了,明天的食堂有奶黄包流沙包糯米鸡烧卖,早点起才能抢到……”

喻文州摘了草地上一朵不知名的小小花,白色的,像他们之间的感情一样洁白无瑕,他按住黄少天肩把黄少天扶起坐好,把花递到他的手里。

“这些话我想了很久,决定把这份心情和你一起分享。”

“少天,我喜欢你。”

“不是队友之间的喜欢,我爱你,比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要爱你。”

黄少天的眼睛瞬间燃起了火花。

原来爱神早已在他们的心头射了金头神箭。

8.

夏休期飞速而至,喻文州开车带黄少天来到一个小区,离俱乐部不远。

喻文州告诉黄少天,他早就买好了房子,装修是按黄少天喜欢的风格来。

“……你是什么时候买的?”

“我们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,大概是去年秋天。”

原来那时候喻文州就是他有意思了!他还傻傻的以为自己的单方面暗恋……黄少天说话差点咬到舌头:“那你就不怕……万一我不答应你?”

“可你的眼神不会骗人。”

黄少天的心被烫的说不话,任喻文州摊开他的手掌把钥匙放进他的手里。

“它找到主人了。”喻文州笑着说,把黄少天的手放在自己胸口,“它也是。”

9.

他和喻文州的家楼下新开了一家甜品店,和老板迅速混熟以后黄少天几乎是天天光顾。

下班打烊了,黄少天就拉上喻文州进去帮忙,偶尔蹭蹭新品试吃。

喻文州在盛着碎冰的盆里挖出一坨冰捏成心的形状,左手冻的有些疼,喻文州换了只手在黄少天面前晃:“少天,我捏了个心,你快接着。”

黄少天刚吃了冰沙,看见碎冰牙就开始普雷普雷的疼:“……喻文州你幼稚死了。”

“好吧,”喻文州把那个心放进水池,让水流冲化,“心碎了。”

黄少天:“……”

10.

“文州,”黄少天躺在喻文州身边,突然想起了什么,摇了摇看起来昏昏欲睡的喻文州,“我想问你件事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会觉得我话多吗?”

“会。”

“卧槽!果然——”

“但是为了爱情,可以忍了。”喻文州亲在他的额头。

“晚安。”

好像额头被亲的那一块连着烧着了耳朵,黄少天耳朵烫的厉害。

卧槽,喻文州这人真的很会说漂亮话。

11.

后来直到他们退役,喻文州和黄少天选择了出柜。

过了父母那一关以后基本没什么大问题,日历还是像往常一样一页一页往后撕,洗衣机还是照常转,他还是像往常一样为谁去晒衣服和喻文州据理力争。

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。

只有每天一起晨跑,不想洗碗了就一起纠结点什么外卖。

一起相拥而眠。

12.

无聊的爱情。

无聊的喻文州和黄少天。

-Never gonna end.

面子

“喂?”

喻文州接起电话,那头是嘻嘻哈哈的打闹声,黄少天喊了几句“安静”就对喻文州说:“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旁边笑声更大了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黄少天今天出奇的安静,只是说出了这句话就没有下文了,仔细听他的呼吸还有些急促。

“心选没有什么答复吗!”

“黄少铁血真汉子,说开免提就开免提。”

“你们能不能安静点?”黄少天心里悬着的石头越升越高,随着喻文州沉默越来越没谱,“文州你给我点面子啊。”

电话那头断线了。

“……”兄弟们面面相窥,气氛降到冰点。

“玩够了吧?”黄少天皱眉头,“喏,下一局。”

朋友们打着哈哈继续洗牌。

电话又响了。

黄少天看都没看就接了。

“你好?”

“少天。”

“……有事吗?”黄少天这回没开免提,手机紧紧贴着耳朵,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震耳欲聋。

“少天不是要我给你点面子吗?”